beplay体育官网

“珠峰无限期关闭”属误读 西藏官方解释得明明白白

近日,一则“珠峰无限期封锁”的网络动静让本以“高冷”面目示人的珠穆朗玛峰突然成了“热点”。  

网络截图。

贵为世界第一高峰,很多人都将攀爬珠峰或是一睹其真容作为平生一大追求。故而传言一出,有网民惊呼“珠峰这是要‘闭门却扫’了”。同时,“生态压力说”等各种“解读”也随之不胫而走,以至还取得了部分着名媒体的“背书”乃至“加持”。

一时间,很多
人都有些猝不及防,“好好的珠峰,咋说关就关了?”  

珠穆朗玛峰。李俊秀 摄

面对这样的疑难,西藏自治区有关部门接收了记者采访,并给出了官方解答。

“禁入珠峰中心区,不影响旅客欣赏珠峰”

想看一眼珠峰,真的只能想想?

除了糊口在本地的民众,来到珠峰脚下的人能够大抵分为两种:一类是有备而来的爬山者,每年数以百计;另一类则是慕名前来的旅客,年到访量超过10万。除了数量上不可同日而语,两类人在珠峰景区的运动规模也互不相干。

据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庇护区条例》(下列简称“《条例》”),自然庇护区分为中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条例》中表述:中心区“制止
任何单元和个人进入;除依照本条例第二十七条的划定经批准外,也不允许进入从事科学研究运动”。

每年秋季,珠峰景区中心区内设立的爬山大本营是面向列国爬山者凋谢的宿营地,海拔5200米,爬山者由此出发,向6500米的行进营地,乃至8844.43米的顶峰发动冲击,而未获相关部门爬山许可的一般旅客没法前往爬山大本营。  

珠峰景区示意图。

与此同时,每年的四至十月,距珠峰最近的乡——日喀则市定日县扎西宗乡会搭建提供食宿办事的黑帐篷,这个帐篷营地叫做旅客大本营,而这也是一般旅客在珠峰景区内所能到达的最高处,距离爬山大本营还有几千米的路程。

而引发“珠峰无限期封锁”谣言的等于这处旅客大本营。

2018年12月,定日县珠峰管理分局公布布告称,“制止
任何单元和个人进入珠峰庇护区绒布寺以上区域”。“绒布寺以上中心区域”与“游览”等字样就成了许多不明情况的网友质疑的焦点。  

从绒布寺一带拍摄的珠峰。李俊秀 摄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定日县珠峰管理分局局长次欧2月14日默示,布告目的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庇护珠峰景区的生态环境,制止
中心区域游览的规模指的等于珠峰景区绒布寺以上的中心区,制约人群主要指的是旅客,“珠峰景区不存在什么无限期制止
的观点,只是从2019年起,旅客大本营将后撤至绒布寺一带,但其实不影响旅客欣赏珠峰,只是旅客之前的运动规模稍微缩小了一点。”

“凋谢的中国不会封锁珠峰,但珠峰也绝非人人可登”

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局长尼玛次仁14日接收记者采访时默示,“人类攀爬珠峰已有近百年汗青,凋谢的中国不会封锁珠峰。人类探索未知领域的自我挑战不可终止,珠峰景区不应更不会封锁,西藏只会越来越凋谢,我们欢迎世界各地的探险者继承来珠峰。”  

爬山者登顶珠峰。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供图

尼玛次仁说,根据近年来珠峰接待人数和承载量,2019年起相关部门会将爬山人数控制在300人摆布(包括爬山队员、爬山导游、爬山协作等)。另外
,还将有计划地对珠峰举行开发和庇护,鞭策爬山产业高质量发展。

具体做法是,攀爬珠峰接待办事只限秋季,制订珠峰爬山季管理办法,规范发展爬山产业,提升办事水平。  

爬山者攀爬珠峰。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供图

但对于一般旅客来说,一睹珠峰真容不难,但想要登顶还需越过数道“门槛”。曾四次登顶珠峰的西藏爬山队员次仁旦达14日对记者默示,珠峰绝不是人人可登,世界第一高峰对登顶者身体和
经验等各方面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爬山爱好者在西藏接收高海拔爬山训练。何蓬磊 摄

出于安全的考虑,中国爬山主管部门要求珠峰爬山者须有8000米以上山岳的登高证书或登顶证书,并且必须是山岳所在地官方颁发的证书。一名“爬山小白”从零根蒂根基到登顶珠峰大约需要近四年的时间举行各方面的筹备。

“攀爬珠峰不止步,庇护珠峰在举动”

珠峰作为世界最高峰,生态环境十分懦弱,不过也绝非网传的已“满目疮痍”。次仁旦达默示,珠峰上确实有渣滓,但远不网络上传得那么夸张,那一张张令人作呕的大本营渣滓照片,真的拍摄于珠峰北坡中国一侧吗?  

珠峰高海拔地域环境。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供图

从珠峰北坡爬山的集体人数历来绝对较少,而审核要求更严苛、攀爬人数更少的山岳门路,被曝出更多的环保问题,显然,这有些不合理。

尼玛次仁先容,“北侧的爬山从环保、安全等各个方面应该是在有序的向好发展。”  

中国首个高峰环境庇护基金会——西藏喜马拉雅高峰环境庇护基金会在珠峰北坡爬山大本营成立。何蓬磊 摄

据悉,2018年4月30日中国首个高峰环境庇护基金会——西藏喜马拉雅高峰环境庇护基金会在珠峰北坡爬山大本营成立,以促进高峰环保制度化、常态化。

另外
,西藏还成立了由高峰导游、高峰协作和本地农牧民等组成的珠峰高峰环保大队,对珠峰爬山大本营至行进营地域域的爬山渣滓举行集中清理;在珠峰大本营搭建环保茅厕,在珠峰行进营地为每支爬山团队配备马桶,排泄物由本地农牧民搜集用于农业生产。  

珠峰高峰环保人员安装环保茅厕。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供图

与此同时,建立爬山渣滓管理台账,在珠峰行进营地至顶峰区域内,要求每名爬山者携带适量爬山渣滓下山,交由工作人员处置。  

高峰环保大队在6500米行进营地转运渣滓。西藏自治区体育局供图

另外
,有关部门还在珠峰大本营及以上区域共举行了三次大规模爬山渣滓清理举动,共清理各种爬山渣滓8.4吨。2019年,打扫
运动还会继承,《珠峰爬山渣滓管理办法》也将酝酿出台。  

高峰环保志愿者在爬山大本营对渣滓举行分类处置。何蓬磊 摄

爬山挑战极限,追求杰出,崇尚自然。曾18次带领爬山团队攀爬珠峰的瑞士爬山者凯瑞库伯拉(Kari Kobler)也曾多次参加珠峰清洁举动。在他看来,世界上只有一个珠峰,爬山者有权益攀爬珠峰,但同时也有责任庇护珠峰环境,为让后来的人爬山时与他们看到的是同一座珠峰。

“珠峰未封锁,攀爬珠峰不止步,庇护珠峰在举动。”次仁旦达最初说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umarcris.com